首页 > 游后感

“没钱的日子我过够了” 女子留书出走后失联

  失踪的陈文琴

  陈文琴的留言

  “我打工去了,你就不要找我了……没钱的日子我过够了,等我找了钱就回来。”2015年12月7日,泸州合江31岁的陈文琴在留给丈夫一封信后,独自外出,在电话里称自己要到外地打工挣钱。但在离家的近一个月时间里,仅12月12日通过一次电话,之后家人便无法再联系上她。如今,陈文琴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双方家人多方寻找仍无音信。

  出走

  妻子留书出走称外出打工

  12月7日,对于家住泸州合江密溪乡的陈义兵来说,本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这日,家人要去村中其他人家吃酒席,陈义兵母亲先走,陈义兵建议妻子陈文琴和自己一起走。陈文琴称自己要减肥,不想吃,没有多想的陈义兵将她一人留在家中。

  午饭过后不久,陈义兵接到妻子电话,陈文琴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要去外地打工,给他留了个字条,短短一分钟便挂断电话。“虽然有点突然,但是她以前也出去打过工,所以还是没有觉得很意外。”回到家中的陈义兵发现妻子给自己留了一封信,大致内容说她出去打工挣钱,让陈义兵不要找她。

  几天过后,陈义兵的岳父打来电话,让夫妻俩回老家吃饭,陈义兵才在电话里告诉岳父“文琴出去打工了”,而岳父显然还不知道这回事,称女儿怎么没跟自己联系。

  蹊跷

  出门没带衣服字迹不像本人

  陈义兵介绍,陈文琴要出去打工之前没有任何异样,与自己和公公婆婆也相处得很好,但让他疑惑的是,陈文琴出门居然一件家中衣服都没拿。而在陈义兵看来,所谓的陈文琴留言也不像她的字迹,“文琴的字要娟秀点,这个字迹又大又乱。”陈义兵拿着陈文琴为儿子家庭作业所签的名字,再对比着留言说道。

  陈文琴走后的一个周,曾与陈义兵通过6次电话,电话里陈文琴每次都通报自己是到哪里,没有多余的内容,陈义兵回忆,妻子曾先后说了广州、成都、兰州、攀枝花几个地方,电话也不超过两分钟。陈义兵说,他总觉得每次电话那头的妻子说话小心翼翼,“有一次我问她是不是有人控制了,马上就挂电话,打不通了。”陈文琴与丈夫的最后一通电话是12月12日,仍然是短短一分钟后迅速挂掉,12月16日,陈文琴又给陈义兵打来电话,3分钟后,没接到电话的陈义兵回电,电话那头又是关机,直至现在。

  与此同时,陈义兵也几乎打遍了妻子所有亲朋好友的电话,得到的答复统一是不知道。最终,陈义兵岳父一家建议报警,但因种种原因,陈文琴失联一事未能立案。但派出所帮助协查时发现,陈文琴只是2015年12月8日在成都开了两天房,并买了张到东莞的车票。

  丈夫心声/

  我的毛病我愿意改

  只希望你平安回来

  陈文琴六妈介绍,由于陈义兵会喝酒,常常酒后夫妻俩会有小争吵,因此他们报案时,警方猜测可能是夫妻俩之间的矛盾所致,陈文琴想出去躲躲。但陈义兵表示,在陈文琴离家前,夫妻二人并没有争吵和矛盾,甚至就在陈文琴离家当天,二人还开玩笑。

  自妻子无法联系上以后,陈义兵说自己几乎天天失眠,这期间有担忧,但他也在重新审视自己和妻子的感情,在反省自己是否真的喝酒过多,对妻子还不够关心。“但是至少要通个电话,让我们知道她到底身在哪里,是否安全啊。”陈义兵说,自己最大的担忧是一直不能联系上妻子,无法知道她的安危。如今,陈义兵只希望妻子能够平平安安回来,自己的毛病,只要妻子提出来,他愿意改。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徐庆 摄影报道

天津视窗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1947880359 627941573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