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日央行再宽松“弹药”不足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意外表示,日本央行在9月份的货币政策例会上不排除进一步降低今年2月份推行的负利率水平。黑田东彦同时表示,一旦针对其货币政策的全面评估结果出来后,日本央行还将考虑是否对其每年80万亿日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作出更改。该权威表态使得外界对日本央行将加码宽松的预期陡然升温。

  然而从当前环境来看,即使日央行届时“放水”,真正的“弹药”也可能很有限。“负利率”——这一项对日本而言本就有争议的政策很难继续刺激通胀或推动经济增长。

  实际上,自从安倍政府上台并推出安倍经济学之时,对其质疑之声就从未停止。特别是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真正发挥作用的是货币政策,近期公布的财政刺激政策规模不及预期,效果也受到广泛质疑。在各种负面影响下,目前安倍经济学的可用弹药已经越来越少。

  日本经济在2013年到2014年一季度或许只是流动性驱动的“人为复苏”,本身基础非常脆弱,因此随后多数经济数据均表现疲软。日本政府并非不知道货币政策的“瘸腿效应”,也相继推出了一揽子经济结构性改革计划。但该计划对经济的短期提振效果远不如货币放水明显,实施难度也较高,特别是许多产业政策的落实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最后又不得不重回货币放水的老路。日本央行在2014年10月底意外扩大量化宽松规模,但此次举措不论是对经济、股市还是通胀水平都未起到明显提振作用。

  今年1月29日,日本央行意外宣布引入三级利率体系分别实施正、零、负利率,部分银行存放在日本央行的存款准备金将适用于-0.1%的利率,以督促量宽的货币增量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但随后金融市场出现未曾预料到的状况,股市未受提振、日元未遭打压,负利率政策还引发银行的观望情绪,日本银行间拆借余额暴跌,银行间借贷行为几近停止。

  此外,在负利率影响下,日本国债收益率不断创历史新低,长期国债仅有的一点正收益成为市场竞相争夺的对象,导致收益率曲线走平甚至出现倒挂,债市流动性从过去的充裕状态骤然转为紧缩。这也推动债市波动率一度升至1999年来新高,日央行自身购债计划大受影响。

  期间产生的日元升值还使得日本企业纷纷下调业绩预期,对于收益增速放缓的担忧情绪升温。最新统计显示,东京证券交易所主板市场上市公司2016财年(截至明年3月31日的一年内)的净利润预期较上年增加4.6%,增幅低于原先预期的7.5%。销售收入也从原先的同比减少1.1%降至减少1.5%。

  对于经济基本面而言,日本央行希望负利率的实施可以鼓励银行增加借贷,刺激消费者支出及通胀,然而这些正面效果同样并不明显。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环比增速初值为0.2%,远低于预期的0.7%,前值由1.9%修正为2.0%。日本当季私人消费(大约占GDP的60%)环比增加0.2%,低于第一季度的0.7%。企业支出较前一季度下降0.4%,此前市场预期增加0.2%。净出口再下降0.3个百分点,再次验证全球需求的疲软,企业投资支出已连续两季度下滑,这是自2014年消费税上涨后首次出现。日本的企业投资支出疲软已经越来越明显。

  过度依赖金融和财政政策实现增长的日本经济近来已被“打回原形”。日本内阁府已将本财年实际GDP增长预期大幅下调,安倍政府提出的增长目标短期内难以实现。日本央行即便“政策火力”全开,对于亟待结构性改革的日本经济来说,恐怕也是回天乏术而已。记者 张枕河

站长统计

Copyright © 2012-2014, All Rights Reserved